中国科幻电影:破冰纪元

时间:2017-12-14 17:26  作者:直播员
<p style="text-align: left;">国际科幻系列专题会议于2017年11月11日举行,在主题为“中国科幻电影:破冰纪元”的对话中,主持人提出了关于“破冰纪元”的新题目。参会嘉宾张小北表示,中国的科幻电影必然会随着历史进程的发展而日趋成熟,我们的市场到了当下阶段,科幻电影必然会成为电影当中的重要类型。而对于为什么中国科幻电影不科幻这一问题,众说纷纭,很多人都总结是观众的问题,又有人说人民缺少科幻素养,也有相关人士认为是因为工业体系没有建成。那么究竟原因何在呢?</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2526_93758/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本场论坛中,邀请到了万达影业曲吉小江女士,《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以及科幻电影《拓星者》编剧、导演张小北,三位对话嘉宾为我们分析出了他们心目中,中国科幻电影的“冰点”所在。</p><p style="text-align: left;">与科幻文学的差异性令掌控故事主线成为主要难点。郭帆认为,在摸索剧本的过程当中,科幻电影与科幻文学是不一样的。电影以人为中心,必须从人的这一点出发,所以在创作过程中,首要难点出现在讲的故事层面上。</p><p style="text-align: left;">资金问题是一个贯穿拍摄始终的痛点。在做科幻电影很穷这个观点上,张小北和郭帆产生了共鸣。他们表示:拍摄科幻电影资金成本巨大,但热钱不会涌向新导演。曲吉小江开诚布公地表示,做科幻电影,确实有一定的门槛,而且要达到一定规模,一定是工业化生产;她讲述了自己的亲身体会:一部好莱坞和中国的科幻电影的投资,从数字上看都是一样,但人家是美金,我们是人民币。郭帆更是直言,中国与美国科幻工业的差距,可能有30年之久。</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2521_98089/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保障电影的完整性也成为拍摄科幻影片的问题所在。科幻片在拍摄过程中最核心的部分是管理,而并非创作。因为科幻片的拍摄团队规模较大,人数众多,在管理上就不容易把控;时间流程上的安排,情绪调整,以及心理疏导等诸多因素让拍摄一部完整的科幻影片成为了难点。</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导演表示,科幻影片众多,选择空间很大,但依旧坚持做,更多的原因是中国这片土地上承载着中华儿女的情感,并对中国科幻电影寄予很高的期望,希望早日破冰,走向蓝海。</p><p><br style="text-align: left;"/></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附:2017中国科幻电影第四届(成都)破冰纪元分论坛实录</strong></p><p style="text-align: left;">时间:2017年11月11日下午</p><p style="text-align: left;">地点:成都东郊记忆演艺中心</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各位朋友各位来宾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中国科幻电影第四届(成都)破冰纪元的分论坛。三年前的这个时候,2014年在北京的科幻电影的论坛上一位著名作家第一次提出了“科幻元年”这样一个概念,他非常有把握地说2015年是将会是科幻片比较重要的一年。</p><p style="text-align: left;">想到元年这个事儿,其实我跟很多的人说,中国的科幻电影一直不乏探索者,默默无闻的前行者,其实中国也有很多的科幻电影出现过,《珊瑚岛上的死光》《大气层消失》,更早的还有《小太阳》等等这些都是前辈对科幻电影的尝试。今天这个论坛上我们抛出一个新的题目——破冰纪元,今天提出这样一个题目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一直在拍科幻电影,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行动和作品回答这个问题。科幻电影我们到底能不能到拍出来,今天我们就来回答这个问题。</p><p style="text-align: left;">首先我先介绍一下参加今天论坛的嘉宾,第一位是万达影业曲吉小江女士。</p><p style="text-align: left;">——曲吉小江:大家好,两位导演好,我是万达影业第四工作室的总经理曲吉小江,今天先请两位导演介绍他们的电影,然后我再详细的介绍一下万达电影在科幻领域里的一些探究以及在黑暗中的积极探索。</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第二位是郭帆导演,他是即将破冰而出的电影《流浪地球》的重要编剧之一,之前跟该电影的导演有过合作。郭帆导演后来还有一部比较成功的商业片,那就是《同桌的你》,想必大家应该都很熟悉。</p><p style="text-align: left;">第三位张小北导演,张小北导演是资深的科幻迷,也是著名的知乎达人,以前主持过非常犀利的中国电影观察节目。</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很高兴能够参加这个论坛,其实我们的电影现在已经进入到后期的制作环节了。我今天带来了一段影片在这里给大家播放一下,这段影片以前在腾讯的917播放过。</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网络上有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网络上有,有人曾用手机录过。</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好的,请大家期待。</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西夏,我以前是学物理学的,后来去加拿大学电影,一个巧合的机会进入到科幻圈,给科幻杂志写了科幻电影的评论。我是从一个科幻类作品的旁观者到现在变成一个从业者,我主要的工作是帮助科幻作品变成科幻电影。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几位嘉宾的到来。</p><p style="text-align: left;">第一个问题请小江总回答一下。小江总她也有一部电影作品,我曾在我们的管理学上看到的,当时那个电影很科幻,电影的影子。最近跟小江老师也有很频繁的接触,除了她是万达影业人之外,她还有很多个人的情怀在里边。关于科幻电影有什么规划?</p><p style="text-align: left;">——曲吉小江:我曾是一个科幻迷,在科幻圈虽谈不上资深,但至少也可以说是一个科幻人。未来我会专著于科幻的方向,其实也是跟着大家一起,在科幻领域里为中国科幻电影“破冰”做努力。万达影业也是跟两位导演有渊源,《流浪地球》是其中的参与合作的作品之一。包括《拓星者》,我的工作室也在密切关注,后期我们也会给这个电影一些帮助,同时我感到很荣幸。万达早期还有一部《北京折叠》,当然现在已经不能叫《北京折叠》了,得称它为另外一个《折叠》了。还有今年开拍的《钢铁镇》是人与机甲的大体量科幻片,未来我们会跟传奇影业密切合作。还有未来机器城的动画科幻作品,还在开发中的一系列作品,稍后我再做介绍。</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在昨天电影的论坛上,也分享了一个新思路,想培养发掘年轻的新导演。在合作过程中,大家一直在互换中国科幻电影,这两年也有一些贴了科幻电影标签的电影出现,但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也许大家心目中还是有某种不一样的标准和期待。如果把小成本叫做游击战,那么很可能我们还是期待着大的正规军。除了万达参与了整个制作发行过程,下面还有两位非常重要的实践者,张小北的《拓星者》还有郭帆的《流浪地球》,而且《流浪地球》在英文里也是开拓者的意思。张小北导演您是什么时候与这部电影结缘的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缘起是去年,我记得一个非常清楚的日期是2015年11月12日,腾讯的张宏伟找到我想与我合作这部电影,我们是在2016年完成了这个剧本的开发和前期的筹备,2017年的3月底在新疆开机。</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您之前不是写了好多的科幻电影,手里拿了很多作品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之前我一直在做科幻电影的剧本开发,但是那些项目都太贵了,那个时候又不可能让一个新导演来做,所以作为一个新的导演是不可能有很多的钱的,这个是当时我手中的项目里相对比较便宜的作品了。</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我看您没有很辛苦的样子?</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你之所以我看着比较放松是因为我6月份都上线了,现在都五六个月了就休过来了,郭帆他就不一样。</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是的,他还处于创作的时间内,请郭帆也谈谈电影的缘起。</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大概是三年的时间,这个项目上映的一天我们大学就毕业了,后期还有比较繁重的任务。</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项目制作到您那儿的缘起。</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2015年的时候去中影,因为中影有一个好的储备库,有人问你现在手里边有哪些素材,其实我从小就有一种科幻的情怀,我做电影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想拍科幻电影。那时候能够适合我们现在可以改编的可能只有《流浪地球》,加上各方面的原因都有吧!包括成熟度也成了我们的难题,所以最后就选择了《流浪地球》这个项目。选择也是比较重要的,就像我们现在讲“破冰纪元”,这个“冰点”在哪儿,这个比较关键。在摸索剧本的过程当中,科幻电影和科幻文学是不一样的,你可以站在宇宙空间论去看,可以看到整个人类社会是很小的;但是电影不是这样,电影只有以人为中心,我们必须从人的这一点出发。比如说地球是一个很宏大的世界观的东西,但是我们又不可能完全的放在世界观里介绍,如果只是说让地球旋转,再推向多少个星球,就这个过程可能要讲两三个小时,因为它里面涉及到方面比较多。</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现在我们不推这个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要推。我们在创作我们会发现第一个难点其实就是讲故事的这个层面。科幻片是一个很特殊的片种,能否成功拍摄跟我们国家有直接的关系,我们国家是否足够强大,只有够强大了才可以拍出好的科幻片,这是对应的。比方说一个发展中国家要拍科幻片的话,就让人觉得不可信,因为当世界出现大的危机的时候,会想是美国还是中国拯救。《钢铁侠》假设换一个人去,把面罩摘下来,它会面临着一个违和感。</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这里边有语境的问题。</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美国有蜘蛛侠啊,蝙蝠侠,但是我们没有这些东西,所以我们还没有到那个时间点。比如说我们去看一个科幻小说,科幻的文学,电影比较具像化,具像化的也涉及到你看着觉得舒服不舒服,所以这也是很困难的问题。</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据说改得很厉害。</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大的世界观还是这样,还是要推理地球,往4.2公里以外的新家园。当时写的是讲的一个人的一生,一个小孩到他老去的过程,其实我们只是在中间选区了一个片断,只是三天,地球经过某一个地方去解决危机,所以只是2500年长征路上的三天的故事。</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那么张小北导演这边也是有改编的作品,它是由漫画改编的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是根据腾讯漫画中的一个漫画改编过来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有像郭帆讲的这种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拓星者》并不是那么知名,其实是完全重新改过来的,我们寻找一种电影化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在2500年这样一个漫长的旅途当中他选了三天,我们差不多,我们那个是三天四夜。刚才讲到违和感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选这个题材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因素,所以我们这个故事的背景是讲在遥远的未来,星级殖民之后,飞船仍然在轨道上停留,被弹到地面上的人要如何逃生,在这个时候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秘密,正邪对立,夺宝复仇,听起来有点像古侠片。我跟剧组的人说我们在拍一个科幻的电影,要以故事的形式把电影表现出来。当确定它是一部科幻电影,把这个科幻电影故事全部抽离以后这个故事就没办法继续。所以《拓星者》还是比较纯正的,或者说比较传统的科幻电影,但是无需过分的强调,我们是一个动作科幻电影,按动作是这样说的。这个电影里边有赛格朋克的元素,大家一听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如果我在其它的观众面前说我们这是一个赛格朋克的电影的时候他会疑惑,我们的电影是什么电影?是一帮人在外星人的沙漠里边吃鸡。用这样的方式我们才能把科幻人想说的文化,翻译成大众文化。本国的科幻作家写一本书,一般来说卖几万册,十几万册算得上不错的了。一千万现在都连爱情片都拍不了,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必须要让这个故事、这种视觉性适应要以千万为主。我们要让科幻电影让更多的人认可,包括国外的人,并且获得快乐,那就意味着我们不能固步自封。</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所以你是在举旗说我们是科幻不科幻。今天我们还是说冰点,破冰的问题。刚刚说破冰,到底冰点在哪儿?我们一直在说中国为什么科幻电影不科幻,一个说是观众的问题,以及人民缺少科幻素养。最后说关于行业的,工业体系没有建成。请两位就以上问题结合你们的情况来谈谈。</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中国的科幻电影发展至今只是一个历史进程的必然阶段,按照我们对中国电影的认知,在2018年即使没有我们也会有其它的导演去拍科幻电影,只是我们的市场发展到这个时候,科幻电影必然会成为电影当中的重要类型。至于说中国观众没有科学素养,我觉得作为电影的大众娱乐产品,我们永远不能抱怨科幻者,这个电影没有得到很好的评价,可能是这个电影没有获得很好的娱乐性,有了娱乐性之后我们在把它变得更加的丰富。从目前的制作层面来说,我觉得我不知道郭帆是什么体,我拍这个电影最大的痛点是穷。在这里边有没有看到一个装甲,今天如果大家有空的话可以去展区看一下,我们的装甲道具来了。这套设备在拍摄的时候是要穿在上面,这个机甲在打斗在关节处都是有特殊的设置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是有特别设置的吗?我看刚才模特穿着都不习惯。</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我们那个设备二十多斤,这些科幻的道具在设计制作有一个研发过程,但是相对于我们比较穷的剧组来说我们还有一些研发的成本,我们这个研发的成本并没有试错的机会。所以我们在这个电影过程当中制作经费比较少,但是这方面我们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们是探路者,我们是非常愿意给大家踩坑的,踩坑的也有可能掉进这个坑。我们通过团队的努力都爬出了这些坑。</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试错的时候错了多少回?</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我们的制作团队接到我们的研发要求到制作完成,大概四五个月左右,这四五个月的时间正好是跨年,他们只在大年初一休息了一下,其它的时间都在工作。</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有没有考虑去买这些设备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我们的障碍是穷嘛,穷则思变。现在军用技术是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的技术了,我是昨天才偶然的发现,外部的机甲和澳大利亚研制的一个机甲的结构是非常相像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所以你可以卖到外国军方去?</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我们那套机甲如果说能解决动力问题的话应该是可以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所以可以得到中国军方的资助。</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我们的那个机甲完全停留在动力上。</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美国就是跟NASA和军方合作。</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好莱坞经常见到水和烟的特效,启示这些都是来自于NASA和美国军方的一些技术。但是我们国内这些机构是没有办法去研发这些的,因为技术研发成本很高。</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就是说还是秘密。</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像成飞的技术,把一些技术转化成民用的,这个是比较难的。有了体验你才能提出要求,不断地要求、积累之后才能构成标准,有了标准之后才有体系。我们才刚刚走到到第二步。</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郭帆导演,我们在北京碰到一个导演,他一看到我们这个剧本,钱一下子就上去了,您可以再谈谈更多的东西吗?</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做科幻片一定会穷。而且我们一直在追求,你刚刚说质感的东西,我现在能够相对清楚的感受到我们跟美国科幻工业的差距,大概是接近30年。我可以举个例子,怎么去看这个片子工业化水平,你可以看《星级穿越》它的氛围比较少,它是展示给你所有的细节,那是因为他们的工业化水平到了那个技术,而我们去做的时候会更多的是氛围。通过比较我们大概能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我们的道具也是设计的,也想过外国的装甲但我们的装甲是自己团队的人设计的。50多斤,最重的一件要到100多斤,这件事情给我们巨大的困扰。演员穿一百多斤的东西在身上,拍摄难度很大,零件破损率很高。最困难的是头盔,头盔戴上盖的时候雾就起来了。在现场我们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这么贵的衣服,你们居然用502去沾破损的地方!后来设计的人过来问是不是我们穿戴不当,他们过来的时候,还是用了502,因为他觉得这个东西很好用。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太迷信老外。我刚才举这个例子只不过是我们拍摄中遇到的一个小问题。身上有一百多个零件。还有我们制作的屏幕,屏幕是提前预置好的动画。我们一辆车里边大概有20多块屏幕,每一块屏幕要播放,其过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是制作上会遇到的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其实是影片的完整性。科幻片在拍摄过程当中最核心的是管理,而不是创作,因为科幻片的团队相对会比较大一点,需要管理的人数也比较多,一个是时间流程上的安排,还有包括心理上、情绪控制上的诸多问题,包括心理疏导。</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当时负责物理特效的兄弟们已经干到崩溃的状态,会开车到海里边去,第二天的时候我看到车下面全部是水草。拍摄的过程当中每个人都需要调整,这又是另外一个课题了。我们是靠传统工业支撑起的这些东西。比如像我说的屏幕,我们在整个场景中,需要人保持50多块屏幕同时亮起,还要人跟演员互动,那这件事谁来做呢。在之前的拍摄中是没有这个问题的,所以我们当时就单独命名一个团队,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团队怎么去命名,像服装组,又像道具组。所以什么叫工业,工业是不断的细分,你要不断的从这些细分的部分中拆分流程,这就是我们目前拍摄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关于各个部门分工的问题,这个的确是我们拍摄科幻遇到的新问题,我印象最深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演员从片场下来,大家如果看过F1赛车,演员一下来一堆人就冲上去,各忙各的,这个涉及到分工。</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感觉我们才刚刚开始聊就要结束了。你们两位讲一下破冰最艰难的事情,最后再请小江总给我们总结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拍中国科幻电影。</p><p style="text-align: left;">——张小北:对于我来说,中国电影已经没有什么最难的事情了,其实每个事儿都能扛过去。</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我听说郭帆导演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剧组全部的人都是这样被他逼出来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125天。</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讲一个故事,破冰最恨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郭帆:现在这个事儿就比较悲壮,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觉得这个片子,是中国科幻电影应该有的面貌。全球范围内去找特效公司合作,我们去美国跟光影谈的时候,他们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你们要把地球推回去,你们跑路为什么还要带着家?我们跑路直接跑路就好了。这个是我们中国人跟美国人价值不一样的点。一刀砍下来,不能只有平等;别砍我的房子,这是我们中国人对土地的眷恋,是特别重要的一个价值观。我想我们应该有更多的方式去表达,而不能按照好莱坞科幻片的方式去表达。其实我们尊重科幻还是要尊重我们的文化,不能光看人家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谈到这个问题,您来谈一下。</p><p style="text-align: left;">——曲吉小江:这两位说自己穷的导演,其实背后都是很大的公司在支持,比如万达、北京、中影,还有腾讯,做科幻电影是要有规模的,有工业化的生产。我说工业可能不好意思,但确实是这样的,人民币、美金跟我们都是同样的数字,但是我们是用人民币计算,所以无论大家有什么样的制片成本都是很穷的。所以在破冰的时代他们在布局整个的产业链,包括我们的东方影都。不知道郭帆导演有没有吐槽的地方。我们购买传奇影业,当时大家都说太贵了,其实这个贵不贵?我们真的是要和好莱坞合作,包括我们未来的电影都是在和好莱坞的六公司合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措,实际上我们是在为未来的科幻创作者做一些铺垫,打下一些坚实的基础。包括未来的科幻电影都会有好莱坞六大电影的投资,如果说他们投资的话,还有我们的第一院线,我们的全产业链除了演艺经济公司,还有特效公司。我觉得只有把这些都做好了之后,才能支持我们中国工业化的生产,才不会有这两位导演在这儿抱头痛哭。万达一贯比较低调,不会过多的去讲这些,今天之所以在这讲出来也是有感而发。我们也会做好我们的工作,将来会有更多的导演甚至是年轻的导演从事科幻电影。</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为什么我们要做科幻电影,您说您家就是航天,所以做英雄的科幻,一定要科学,一定要硬的东西,我跟她说科幻她特别感兴趣。</p><p style="text-align: left;">——曲吉小江:每次火箭发射我们都要发奖金,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地方,也有自己的一个梦想在。</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为什么我们要做科幻电影?郭帆导演说,那么多的电影我们都看不过来,为什么还要做这个电影,其实我们是要在这片土地上承载我们的情感。希望中国的科幻影片在万达还有郭帆、张小北,以及众多观众努力之下,早日破冰,走向蓝海。</p>
185-1878-9641
shuidijiang@qq.com
范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