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阅读时代的数字化出版:如何进行数字化出版

时间:2017-12-14 17:24  作者:直播员
<p style="text-align: left;">本次座谈会围绕“移动阅读时代的数字化出版”的主题来展开讨论。主持人作为《科幻世界》的编辑,深刻感受到数字出版这一方式,对出版行业、对读者的阅读模式、对大众的生活带来不可忽视的改变。对此,主持人向在场的资深出版行业专家发问:数字化出版给出版行业带来机遇还是威胁?如何适应这种潮流?数字化出版是如何鼓励作者持续创作、生产优质内容的?</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2117_18232/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对此,阅文公司的陶云非先生表示,阅文公司的数字出版运作模式是引进版权,对作品进行电子化之后,在平台上发布、策划、推广、持续运营。在该过程中,平台扮演的是推动者角色。</p><p style="text-align: left;">独立出版人的弗朗西斯科介绍了他们的多元文化的科幻项目,这个项目就是属于数字出版。他们收集各种各样的科幻作品,包括来自中国、意大利的作品。他们最近完成了意大利版《三体》的出版销售工作,就是因为公司能够更加灵活运作,不会像大的出版公司那么笨拙。色思科说,数字化能改变一切,所以电子书的这个社群和群体非常大。作为前十名的电子书的出版商之一,他们在电子书方面做得非常不错。移动装置能帮助人们更好地阅读,能让人们利用非常短的时间,而他们正是把握住了人们的这一快速阅读需求。&nbsp;</p><p style="text-align: left;">尼克·威尔斯作为传统出版行业的编辑,则希望尽力把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优势相结合,利用数字出版的优势,为读者提供和传统印刷同等价值的读物。他强调,当下,数字化的市场十分庞大,但我们依然需要做一些推广,来为读者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2138_93783/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移动阅读时代的数字化出版”分会场座谈会内容实录:</strong></p><p><br style="text-align: left;"/></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我们的分论坛现在开始,欢迎嘉宾们入场。我是《科幻世界》杂志社图书编辑部的编辑,我们这次邀请的四位嘉宾都是非常专业的人士,希望我起到主持人的作用,保证让大家在这次分论坛座谈会上有所收获。</p><p style="text-align: left;">作为一个出版人,不管是图书出版人还是数字出版人,总是希望所有人在闲暇的时光拿着一本书开心地看或者是悲伤地阅读。这是每一个出版人的情怀。几年前数字化阅读还处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阶段,这几年,数字化阅读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趋势。我们做图书版权时特别有感触:以前我们说买下一个图书版权,只是指传统出版的版权,但是现在大家都会问你是不是需要这本书的电子版权。从今天开始我们《科幻世界》买的所有图书都包括电子版权,这是不可忽视的趋势。希望各位嘉宾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公司或者出版社如何进行数字化出版?以及数字化出版的基本情况。首先我们邀请英国火焰出版社的CEO尼克·威尔斯。&nbsp;</p><p style="text-align: left;">尼克·威尔斯:有时候我们会根据这些作家的读者群定制这样的作品,但数字出版有一些不一样。比如说数字化的音乐出版,你们去网上下载音乐作品很方便,其实我们数字出版的书籍也是类似的。数字化的市场是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当然也会在书籍发行的时候,有很多的链接来拓展我们读者的阅读体验。我们独立出版的作品,占据了市场的30%到50%,所以说独立出版是不能忽视的。当然,我们要鼓励我们的作者写出非常高质量的故事和内容。</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接下来我们邀请菲比·贝勒来谈谈。他在英国未来出版社工作,更多负责国际事务的洽谈。英国未来出版公司,旗下主要有一本SFX的杂志。他的这本杂志跟我们中国传统的科幻杂志不一样。这本杂志更多地偏向于电影和游戏,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科幻奇幻类杂志之一。这本杂志1995年成立,内容涵盖非常丰富:电视电影、漫画、游戏、还包括所有的科幻文化的内容。英国未来出版公司在科幻延伸文化领域,特别是塑造整个科幻文化群的能力上,是非常专业的。我们请菲比·贝勒给我们介绍一下具体内容。</p><p style="text-align: left;">菲比·贝勒:大家下午好,我们出版社有60种不同杂志类型的发售渠道,我们是1995年成立的,我们也有知识产权的保护。SFX杂志是未来出版公司旗下杂志之一,并且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科幻奇幻类杂志,出版了非常知名的科幻作品,当然数字版权涵括其中。在我们的读者当中,只有16%的人是阅读数字作品。这16%读者当中,大部分人来自于美国。所以说我们很多的作品都是通过纸媒和传统方式来传播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介绍完英国的出版情况,我们这次有幸邀请到了阅文公司陶云非先生。</p><p style="text-align: left;">陶云非:我们主要跟国内的各种版权公司谈内容合作,然后把作品放到我们平台上发布、运行、传播,还会进行一些品牌活动、策划。其实我们的工作范围比较广。</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阅文集团在数字出版主要有哪些项目和内容在推动?</p><p style="text-align: left;">陶云非:中国的数字出版有鲜明中国特色。我现在以阅文集团为例,我们的数字出版工作主要分两部分内容,一部分是盛大文学内容,主要改编一些比较好的IP;另一部分是平台业务,主要是跟传统、影视、个人、影视机构等进行合作。我们自己在做的事情并不是国内出版界严格定义的数字出版。在我们这里,是把版权引进来,进行电子化之后,发布到我们的平台。所以说阅文集团是一个平台,是一个数字出版方,是一个推动者的角色。</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公司出版是以一个成体系的,或者版块性的状态,去操作整个数字出版业。其实我个人比较好奇,作为独立出版人,弗朗西斯科,您作为作者或是作为独立的出版人,如何进行数字化出版?</p><p style="text-align: left;">弗朗西斯科:大家下午好,我非常高兴能够来讨论一下我个人的体验。尤其是作为数字的出版。当然我也会讨论一下其他的方面。首先,我是一个小老鼠,在你们这些大老鼠面前,我是一个小人物。当然这也不是一个玩笑话,我觉得我能够在大出版留下的空间里弥补一些缺陷。所以说我们更加适应市场,我们更加能够照顾到市场的观众。</p><p style="text-align: left;">例如我们有一个叫做多元文化的科幻项目,就是属于数字出版。我们收集各种各样的科幻作品,包括来自中国、意大利的作品。在上一周时,意大利版《三体》就来到了当地市场。因为我们公司能够更加灵活,不会像大的公司那么笨拙。</p><p style="text-align: left;">你知道数字化能改变一切,尤其像电子书,所以电子书的这个社群和群体非常大。从亚马逊的数据来看,我们是前十名的电子书的出版商之一。在电子书方面我们做得非常不错。在数字化时代,我们运作会非常地灵活。短评、有限的时间、特别是短片,或者像科幻的短片,这些能够满足人们的需求。人们可以利用非常短的时间,在地铁、公车上阅读小的短片,而且移动装置能帮助人们更好地阅读。</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跟出版公司相比,电子数字化出版对于独立出版商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挑战机会。所以这一点上,想问一下尼克·威尔斯,你们会不会觉得这是一项挑战?因为作为《科幻世界》编辑,我经常接到作者的抱怨:一本书为什么一年都没有出来。数字出版会不会让传统的出版社、大的出版公司感觉到威胁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尼克·威尔斯:是的,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些大出版商的反应速度慢,是有慢的原因——市场结构造成了这个现象。在美国,我们要提前9个月来做出版准备,这非常花时间。</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们现在想尽力把数字出版和我们传统出版优势结合起来,利用数字出版的优势。当然,我们希望给读者提供与传统印刷同样价值的数字出版作品。</p><p style="text-align: left;">菲比·贝勒:我们并不是非常大的公司。在这个事情上,我不想用威胁来形容数字出版。英国的杂志出版困难重重。从80年代开始,我的公司一直以科技著称。我们其实在线上有大批的读者,所以我们不同的部门在出版不同的出版物。作者是非常重要的。以前一些新锐作者并不能够吸引大家的注意,但在数字出版时代,新锐作家也能够引起大家的注意,数字出版对我们的出版带来极大的机会。但我们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盗版的问题。</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不仅对于个人出版,对于大公司出版来说,数字出版也是很大的机会。阅文完全集中在数字出版这一块,很想问一下陶云非先生,面临大的机遇时,我们如何把机遇挑战化?</p><p style="text-align: left;">陶云非:“数字出版会影响传统出版”这一概念已经翻篇了,我们认为内容为王,数字出版并不太会影响传统出版业的数字化表现。从每年的数字报告来看,中国业务发展还是非常快速的。不能说“数字出版”挑战或颠覆了什么。我们应运了移动时代,并根据实际找到了我们自己的运作方式。比如,起点文学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数字出版。从最初的免费,到后续的引领为在线付费模式。等产业扩大了之后,就出现版权衍生。例如《盗墓笔记》、《鬼吹灯》发展到了一定规模,就会有商机。这几年,移动产品、整个中国的传媒业,发展非常迅速,也是给了我们很好的发展机会。</p><p style="text-align: left;">文学是很多内容的核心所在,所以有影视衍生、动漫改编出现,这也是我们集团主要的业务之一。在线阅读是一个IP表现的基础。在很多传统出版社,许多工作就是电子化,例如在平台上架某些作品。我们做到了他们基础的工作。但是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我们并不只停留于电子化,我们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比如说国外的人群需求。大家对互联网产品的体验一旦不好,就把你删掉了。基于互联网阅读下的产品,我们要考虑很多的问题。我们现在有个产品叫QQ阅读,还有一个产品叫微信读书,它们就是集合网文、出版各内容的平台。那么它只是一个阅读app吗?读者有社交需求怎么办?这些问题我们都要考虑。</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们并不是颠覆或者挑战传统出版业,传统出版注重内容就好了。怎么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的更加有趣?这个问题交给平台就行。现在很多出版社在建自己的数据库,但大部分收效不明显,因为他们的核心在于专业内容。但是如果你的产品是做大众内容的话,建数据库或者网站就没有那么多经费来支撑。所以说我们拿中国的数字出版和国外对比,主要是阅读场景的不同。我们做QQ阅读、微信读书这些产品,并不完全关注内容,因为我们会跟很多的出版社合作,内容交给出版社负责。我们关注用怎么样的方式把阅读产品运营地更好。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更多的资源在平台上聚集起来。不管是腾讯内的好,腾讯外的也好。</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还想说另一个方面。现在业务都是2C的,我们也在考虑2B的业务。专业出版的朋友们,大家可能会考虑到转售权的风险。我们考虑怎样通过互联网技术、移动APP的技术,把转售权这一块做好。对于内容、品牌的向外拓展业务,我们在不断的探索、摸索,希望寻求其它变现的模式。</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陶先生把我刚才想说的问题说出来了,就是关于我们数字出版怎么挣钱、怎么盈利的问题。这一点我是非常好奇,你们如何通过数字出版让作者挣到钱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弗朗西斯科:可能我不太适合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并不是管业务,我是管文化内容的。我所关心的是文化的创作和创意,但也仍然希望通过数字传播、数字出版来挣钱。提供优质内容,去书展、国际科幻大会、大学等场所推广业务,是我们的一种商业模式。我们是艺术的创意者,艺术工匠。我们是发明者,我们有一个能自己主宰的出版商,能够构建我的品牌,并且这个品牌实体可见。具有区分化。如果你想买大件的大陆货,你就去大商场。你要买艺术品,就要去小众的艺术品商店。我们的产品是艺术性的,独特的,小众的,文艺的,能给受众提供这样的艺术体验。所以我们根据很小的预算来做项目,其它资金来自于欧盟或者数字世界等等。</p><p style="text-align: left;">尼克·威尔斯:这个是更复杂的问题,在美国和英国,几年之前的音乐行业,随意、免费的下载方式,几乎摧毁唱片业、光片业的音乐世界和音乐产业。但现在大家愿意为这个音乐来付费了,所以我想我们应该也能够进入到这样的时代——大家愿意为有趣的、有意思的内容付费。作为出版商,我们应该要把优秀的作品和我们的作家,放在正确的地方,我们必须要体现作者的价值。当然我知道这一点很难平衡,但是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主持人:我相信数字出版是一个机遇,尽管出版业会面临一些挑战或短时间之内的阵痛,但从长期来看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们今天的座谈会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谢谢!</p>
185-1878-9641
shuidijiang@qq.com
范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