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宏猷:一百个中国梦的科幻梦

时间:2017-12-14 17:12  作者:直播员
<p style="text-align: left;">董宏猷先生以他的作品《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中的科幻梦发表了他对于中国的科幻梦的观点。他认为在不同的年龄段,可以有科学、科幻的元素存在,而正是这些元素的存在让想象插上梦的翅膀,飞得更加自由,他认为幻想小说能带给孩子思考,让他们用创新来塑造和建造世界。孩子的想象力是少儿科幻最需要的,但是这想象力从何而来呢?来源就是成长过程。因此,他呼吁通过释放孩子们的天性来促进少儿科幻的繁荣,科幻展望未来的目的是为了孩子,未来更是属于孩子们的。</p><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1123_51253/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一百个中国梦的科幻梦” 分会场演讲内容实录:</strong></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中国科幻文学和儿童的关系</strong></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们的科幻文学怎么样来接近主流的文学?科幻小说和主流文学是处于何种关系?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要从历史上来看。中国的科幻文学从一开始,从晚清开始,少年强则中国强,第一个翻译到中国的科幻小说刚好是我刚才提到凡尔纳先生的《80天环游地球》。同样对科幻表示出热诚的还有鲁迅先生,他早期有很多作品都是科幻,包括《月界旅行》等等,为什么鲁迅喜欢科幻呢?追溯起来是因为他对于幻想文学的兴趣,以及他对《镜花缘》这样一些作品的兴趣。</p><p style="text-align: left;">《山海经》《镜花缘》这样的一些故事,就像一个完全童话化的理想乡,这样一些理想乡,对于中国作品来说,虽然和我们的儿童作品是独立发展的,但是在精神上却有着内在的相似。这和五四时期我们的先驱者鼓吹童心说有极大的联系。</p><p style="text-align: left;">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苏联的大量科幻作品翻译到了中国,那个时候我们的科幻作品有两个典型的特点:一个是科普化,一个是儿童文学化。很多作家的作品都在上海文艺、北京的儿童文学,以及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等阵地发表。那个时候“科普”、“科幻”的概念是放在启迪青少年科学基础的这样一个大范畴之下,这是中国科幻文学发展的第一个浪潮。</p><p style="text-align: left;">第二次浪潮,是在70年代以后,邓小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论断,中国的科幻文学可以说是繁荣了。如果说在50年代,国内的科幻作品主要翻译自苏联,那么70年代就是大量翻译西方科幻文学,最有名的是叶先生中篇科幻小说。</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们的科幻文学现在从科普少儿化逐渐向成人化转变。很多大型的出版社、报社,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大量出版了科幻作品。所以在这个时期,虽然很多人评价我们的科幻作品还处在儿童领域,但是它已经具有不同于儿童文学的鲜明特点。中国的当代科学的第三次浪潮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王晋康等新时代的作家诞生。在这个时期,我们的科幻文学,在儿童科幻文学之外建立了自己的疆域。</p><p style="text-align: left;">现在是第四次浪潮,以刘慈欣这一类作家为代表。有意思的是,在《三体》获得奖项之前,还获得了全国优秀的儿童文学奖。这个奖项曾经在报纸上引起了争议,很多人认为《三体》不太适合孩子阅读,但是网友们可能不知道,按照建国以来的惯例,在国家级的评价当中,科幻文学是划到了儿童文学类的评奖当中。这样一个评奖已经不太适应我们日益繁荣发展的科幻领域的实际情况了,我们科幻文学早已拥有了自己的有权威性的最高奖,比如银河奖等。如果说我们要用文学的观点来给科幻文学设奖项的话,也应该是在鲁迅和矛盾文学奖这些成人学领域设立。</p><p style="text-align: left;">科幻文学发展到如此壮观的今天,少儿科幻也应该建立自己的美学规范,美学疆域,也要在文学大潮里边有自己的特点。既然有硬科幻、软科幻这样的标示存在,我们可不可以把儿童科幻作品叫做浅科幻?除了小说以外,可不可以有科幻童话、科幻诗歌这些更丰富的分类?我觉得少儿科幻的繁荣是我们今天科幻发展的一个新的话题。因为不管是硬科幻、软科幻,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发展。</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梦幻、科幻和少年科幻:</strong><br style="text-align: left;"/></p><p style="text-align: left;">为什么我想讲梦幻,我感觉到关键还是一个“幻”字,幻想是孩子最好的礼物。美国的儿童文学研究者尼克森曾经说,幻想小说能带给孩子们思考,更重要的是引发他们以一种令人振奋,创新的形式来塑造和建造他们的世界。它会带来孩子远离他们的世界,探索他们的自由,用全面的方式来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孩子的想象力是我们少儿科幻最需要的,但是还要不要有想象力呢?这个跟他的成长离不开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儿童需要什么样的科幻文学?我个人来说对于幼儿和儿童来说,他可能最需要的是童话,对于少年来说,他们可以分清幻想和现实,在这个基础之上他们可能需要的是少年的幻想。所以希望科幻适合少年去阅读,这是我建议标示出少年科幻的一个原因。</p><p style="text-align: left;">无论是儿童还是少年,他们的幻想如果能插上梦的翅膀,他会飞得更加的自由。我的《一百个孩子的梦》是创造在80年代,我的女儿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不到6岁,我在中学教书,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九点还在抄作业,一问她,她的老师要求他们的生字要从第一课抄起,我就奇怪,我们夫妻俩都是老师,但是我没办法,我仍然激励她。她的妈妈在旁边,她说爸爸我做了一个梦,比你讲的小白兔的梦好多了,妈妈的缝纫机变成了作业机。我一下听了就咯噔了一下,我觉得小孩子的梦确实比我的讲的小白兔的故事好多了。第二天一个亲戚的孩子,我问他,他说梦到他的这个耳朵上有电,那个数学老师一挨着他的耳朵老师就被触电了。</p><p style="text-align: left;">孩子脑袋里边想的是什么我不知道。那天下午,又有一个孩子的梦,一个女孩在沙边玩,她不来,女儿说她是妖怪,我说哪有妖怪?她说夏天的时候,那个女孩都戴着手套,我走到那个女孩身边,发现她的两只手都长着六根手指头,我开始跟她讲笑话,她开始呵呵的笑,我问她“你做梦了吗?”她说,我做梦的时候校长要我把手套脱下来,校长说你脱下来,往后看,她发现所有的人都是六根指头。其实 ,这样的孩子她很自卑,但是她梦到全校的孩子都跟她一样长了六根手指。我发现越来越多孩子的梦真实反映他们的心理。夏天的时候,我们武汉长江边上有一个童工,我给他很多钱,我说你做梦了吗?他说他梦到江边梧桐树的叶子吹下来以后满地都是人民币。一个孩子做童工,他说第一次知道糖是爸爸带回来的硬糖,哪种硬糖城市孩子是不吃的。他吃了之后,说山上的石头都变成了糖,他家的狗去咬糖,把牙齿都咬掉了。这些激发了我要写孩子的梦,我是想反映他们的内心的世界,生存的状态。</p><p style="text-align: left;">学龄初,我说的学龄初是小学的低段,在这样一个时期,我们的科幻,我们的科学元素是怎么样的进入呢?比如说我写过一个孩子的克隆梦,他万事不懂,所以他的爸爸给他讲什么叫克隆。于是这样一个八岁的孩子做梦,他的梦,梦到克隆,怎么样去让克隆这样一个科学的知识出现在孩子的梦中呢?他梦到了孙悟空,孙悟空说这个有什么稀奇。给他讲孙悟空,拔毛就出来很多的孙悟空,他就知道了什么叫克隆。上海一个小学生说我能不能克隆一个人去帮我做作业,去上学呢?于是他向孙悟空请教,能不能再克隆一个自己,于是克隆出来的那个自己也不想上学也不想做作业,这是一个八岁孩子的梦。我不知道能不能叫科幻,但是我感觉到它有科幻色彩,科幻的元素,我觉得这是学龄初的孩子。</p><p style="text-align: left;">到了少儿期,我是把少儿期分成两个时期,一个是小学的高年级,我叫做少年前期,初一初二初三我称为少年期,少年的前期在那段时间,小学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孩子他们已经能分清现实和幻想了,所以说我写了一个梦,比如说一个小学六年级的男生学校成立了兴趣小组,在80、90年代,兴起了一个飞碟热,所以在我曾经教书的学校就有这样一个兴趣小组,所以说我就写了一个六年级的男生,他是这个兴趣小组的学生,他做梦梦到飞碟,坐上飞碟离开的地球,但是他想妈妈了,四六年级的孩子让他永远离开地球,他会为妈妈流泪应该是应该的吧!&nbsp;</p><p style="text-align: left;">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梦到的科幻会越来越多,而刚才在另外一个会场有一位朋友提出了反儿童化,我想到30年前的一个梦,一个15岁的中学生是潜水的好手,他想去做环游的航行,他那个时候对百慕大有兴趣,他到百慕大的时候被黑洞吸进了一个古代的城堡里,找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是美国中队的一个人,他突然想起来,有飞机在百慕大海区失事,这个中队队长告诉他这是什么世界,这里边有海人,海人生存的时间比陆地上的人类还要久远,所以说海人应该是地球最早主人,是海人将柏拉图提到的大西洋古国沉没到大洋深处。这样的一个故事就可以说是科幻小说了。</p><p style="text-align: left;">这样的科幻小说都处于初中段。这是一个15岁孩子敢说真话的时候,他投票给了一个曾经表现不怎么好的学生,这个学生是谁呢?是校长的儿子,结果到了晚上,他发现自己假话腺发炎了,不是扁桃体发炎,他说能不能把假话腺割掉,医生告诉他,你看那个人,他就是中学的时候割掉了假话腺,因为很多社会的原因,现在他到我这儿来安装一个人工假话腺,这个孩子前面有一个例证,究竟要不要割掉这个假话腺呢,梦想开始了,我也不知道这个究竟算不算是科幻小说。</p><p style="text-align: left;">总而言之,我觉得在不同的年龄段,可以有科学、科幻的元素,科幻色彩然后有浅科幻的存在,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科幻,少儿科幻,它应该在可这个大家庭里边绽放出自己独特的光彩。</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中国梦想和科幻梦:</strong><br style="text-align: left;"/></p><p style="text-align: left;">《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这样的一个梦想可以看作是对30年前那部书的延续,也就是《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的姊妹篇。中国梦中,有很多科幻梦。现在出版的这本书提“中国梦”,有人说你是不是赶时髦啊,其实对于这样一个提法,我是有思想准备的,我还是想说因为这个问题和我们的科幻有关系。中国梦难道只是现在才提出来的吗?其实当我们谈论中国梦和科幻梦这样一个时候,我们发现早在一百多年前,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他们已经在畅想中国梦和科幻梦了。韩松先生就谈到,中国的科幻作家从清末明初就开始写科幻,他们在想象中重新构建《桃花源》,只要把他们的科幻小说联系起来就知道什么是中国梦了。所以说晚清的第一部中国的科幻小说是徐念慈的《新法螺先生谭》。梁启超曾经畅想,到了2013年,中国在上海开博览会,外国人都听得懂中国的话。</p><p style="text-align: left;">《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集中在这三个大方向上:第一个是批判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我来自武汉,在长江边长大,长江过去有珍稀的动物,叫北极豚,但它现在已经面临灭绝的边缘。于是我写了一个故事:一个孩子目睹了长江有很多的鱼,后来受到污染,鱼越来越少了。他做梦梦见江猪的出现,江猪把他带到了长江别的地方,让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鱼还在。这样的故事书中还有很多。</p><p style="text-align: left;">第二个30年过去了,我们孩子的压力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多了。我们每年花很多时间到学校去讲课,问孩子们参加多少个培训班?大多数孩子都报了三个培训班,也有报五个、六个培训班的。上六个培训班,孩子累不累啊?所以我感觉到,为孩子减压这个问题,30年了,还没有很好地解决。</p><p style="text-align: left;">因此我笔下的中国梦,谈到的第二个方面是呼唤孩子天性——对探险精神的呼唤,对孩子被压离的灵魂的呼唤。比如我写的地心探险:一个孩子的爷爷,他根据很多的史料,认为地幔中间是一个恒定的环境,那里有新的物质,存在一种叫地鼠人的生物。他的爷爷去寻找地鼠人时失踪了,孩子要去寻找爷爷,路上发现了爷爷留下的很多的标示。这个科幻就是对儿童天性的释放。</p><p style="text-align: left;">在我看来,这些地鼠人是一种力量的象征,是孩子内心希望解放自己的象征,我觉得这是我们在今天要注意给孩子的一种科学精神。</p><p style="text-align: left;">第三,就是对于星空宇宙永不枯竭的向往和渴望,最近大家都热于讨论火星,有的机构还招募去往火星的志愿者。我写了一个13岁的女孩,她对探索火星探索有极大的兴趣,如果不能回地球,她想成为火星上第一个新娘,她觉得长期的星际旅行更适合于女性。这样一个科幻的小说,表达了女孩子同样也是科幻的主人。在这本书的一些情节设计上,能体现出我对霍金先生的敬意。</p><p style="text-align: left;">最后我想用霍金先生的一个故事结束今天的演讲。有一次,霍金演讲结束后,一位记者问他,“病魔把你固定在轮椅上,你觉得生命还有意义吗?”他艰难地用还能动的手指打出一句话:我的手还能活动,我的大脑还能思维,我有终身追求的理想,有爱我和我爱的亲人和朋友。最后他又艰难的打出了另外一句话:对了,我还有一颗感恩的心。所以对于中国梦,对于科幻梦,对于我们的未来,对于在科幻路上的跋涉者,我们都有怀有一颗感恩的心,谢谢大家!</p>
185-1878-9641
shuidijiang@qq.com
范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