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德·科斯特玛卡:从科学到科幻小说

时间:2017-12-14 17:08  作者:直播员
<p style="text-align: left;">特德·科斯玛特卡作为最新一代的美国科幻作家,和另一位特德(特德·姜)一样,这位特德也钟爱短片科幻小说,没有新鲜独特的点子都不会轻易动笔。尽管他的作品不多,但每写出一部,都很受欢迎。曾经在国外一个著名的科幻博客上,由资深科幻评论者Niall发起的科幻作品讨论,吸引了很多幻迷,甚至连特德·姜这样的大牛也参与进来了。特德·科斯玛特卡作为作者露面的时候感叹道:“看到那些我景仰的名字在讨论我的作品,真是受宠若惊。”</p><p style="text-align: left;">就是这样一位科幻圈的大咖,在此次的科幻大会上也为大家分享了自己对于科学和科幻小说的感受。</p><p style="text-align: left;">在近一个小时的演讲中,特德·科斯玛特卡通过对自己成长故事的介绍,为现场观众还原了自己是如何从一对量子物理感兴趣的学生变成了一位科幻写作者。</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0805_83332/320"/></p><p>由于对量子物理,特别是薛定谔的猫这个实验的着迷,让特德·科斯玛特卡开始将物理知识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演讲中,特德·科斯玛特卡还亲自讲解示范了双缝实验,“当你发射一个光子的时候,单个光子实际上能够同时穿过两个狭缝,而且会产生光之间的衍射作用,这就是双缝实验。”<br/></p><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qpic.cn/automall_pic/0/20171214170815_90841/320"/></p><p style="text-align: left;"><strong>“从科学到科幻小说”分会场演讲内容实录:</strong></p><p><br style="text-align: left;"/></p><p style="text-align: left;">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来到这里,我叫特德·科斯特玛卡,是一个科幻作家,我最近开始把我的作品翻译到国外了。我在游戏行业从事7年,主要为我们的游戏里面的对话来创作脚本。我现在主要在家里面写作,今天我要讲一下故事,在曾在《科幻世界》有发表过,这应该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了。</p><p style="text-align: left;">当我在写一个故事的时候,遇到问题就会想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非常小的一个点就能激励我创作。</p><p style="text-align: left;">什么是量子力学呢?我并不是这方面的权威,但是我想利用一个做法来解释。我在签售的时候,他们问我什么是量子力学,我就比较棘手。我不是这个问题的权威,我不是物理学家,我也没有博士学位,我试图让事情水落石出。我喜欢尽可能学习一门学科,用不同的方法来移动积木,看看所有的部件是如何组合起来的,这是我作为作家的优势。我作为作者有一个这样的优势,能够从写作者的角度来了解什么是新的东西。</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一开始有写书灵感的时候,这个想法以我没有答案的形式就出现了。我认为我写不出来关于量子力学的作品,因此,我从最著名的狭缝实验来切入。</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第一次接触量子力学是在高中,当我遇到薛定谔猫实验时,就被吸引了。实际上,我记得初中的时候,物理课上就学过这个实验,在当时我并不理解这个答案,很多年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了他的真正含义。</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上了大学,主修生物学,那时我对遗传学很感兴趣,因此也学了化学。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去钢铁厂工作,最后申请进入化学实验室工作,最终被录取了,这是我完成学位前的很多工作中的一个。我在化学实验室和研究试验室工作,那时,我也在写小说,大学开始写短篇小说,但是除了退稿还是退稿。在我第一部短篇小说创作的时候,偶然进行了薛定谔的猫实验,那时我就决定去了解怎么回事。</p><p style="text-align: left;">当时我正在写小说,我在大学里面就开始写短篇小说,但是在大学里面,我写的小说不断被退稿,但是我还是不断写,我的退稿写满了一抽屉,我真正的第一部小说是在2005年。在整个写小说过程中,薛定谔的猫就像一个幽灵一样,但是如果我当时放弃成为一个作者的话,不可能有今天的我。</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的小说出版在2005年,当时在一个杂志上出版的,那时我不断地四处游动来发觉灵感,再次回到薛定谔的猫,我希望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多次的实验让我痴迷于量子力学,随着我对量子力学了解越多,我越觉得和现实之间有巨大的脱节。量子力学是以一种观察者的思想为中心,这使我想到所有科学最奇怪的实验。双缝实验会让你恐惧,成为你的噩梦,如果你用一个双缝实验来做实验,你会看到这么一个结果。当你发射一个光子的时候,单个光子实际上同时能够穿过两个狭缝,而且仍然会产生光之间的衍射作用,这就是双缝实验。</p><p style="text-align: left;">如果你在水上丢两个球的话,你可以看到两个球产生的水波纹可以彼此来进行干涉,那么这就是双缝实验比较神奇的地方,这也是双缝实验所要解释的。</p><p style="text-align: left;">这是我们实验的装置,我们有一个投影屏,有一个双缝的设施。现在我们要把这个观测者从这个现象分开不可能的,当这样的问题发生的时候,我也没有答案。到底是什么才构成这样的观察者和检测者。我花了两年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这样的问题引起了另外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意识也能被观测吗?什么是意识呢?第三是我们的人类有这么的特别吗?最后的问题是,我能不能设计出这样的思维实验来证明这些思考的东西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那就像我之前说到的,我只想写我自己感到困惑的东西。我们能够对一些东西、一些问题做科学、有逻辑的解释,这样的解释能构成我故事的脚本。我的第二本书叫《骨头的预言》,当我们慢慢进化的时候,我们究竟是用我们的眼睛,还是用我们的思维在观察我们的世界呢?其他的动物有没有类似的功能?什么是大想法呢?</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在接下来的这两年间也会继续思考这些问题。</p><p style="text-align: left;">这个试验很简单的,我能不能够设计培养的双缝实验,用人来替换我们之前使用的观测者。我们如果替换了这样的观测者,能不能够改变光穿过缝的状态,这些我都可以把他们写在我们的故事里面。我之前在实验室工作过,所以我的这些经历为我提供一些经验和思路,我很好把量子力学应用到我的作品里面。但是如果我的故事走向要有真实版本的话应该怎么办?还是永远存在这个假设的世界里面。</p><p style="text-align: left;">那在我的书里面,科学家设计了一个实验,然后去实施了这个试验,他们发现实验的第一个动物并没有失去他们的功能,在那个实验里面,动物是作为观察者的。当时用了老鼠、斑马都用于观测者的角色,但是并没有发生他们想要的答案,为什么要实验这么多的动物呢?就是为了看看其中哪一种动物能够达到实验结果。但是都没有,他们慢慢用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动物来进行这个试验。这些都没有实现,最后他们开始用猩猩来作为这个观测者,也没有成功。所以他们的结论是只有人可以作为观察者,只有人是宇宙中的观察者,只有人才有瓦解现实的能力。</p><p style="text-align: left;">有时候人会用这种现象来证明人是非常独特的,是宇宙中中唯一的观察者,人有思维。在人的发展过程中,一定有这样的时刻,突然就拥有了观察世界的时刻。所以这些科学家在观察和实验,什么时间段人类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但是后来他们发现很多的因素都不是产生这样的变化的影响,然后他们开始去辨别哪些人可以有这样的特性,哪些人不行,哪些年龄段的人行,哪些年龄段不行,这些问题激发了他们创作的灵感。</p><p style="text-align: left;">写了两年之后,我发现我还有很多的问题。我的读者会来信告诉我喜欢我作品中的哪些东西,不喜欢哪些东西。特别是学生,我的《闪烁者》发表以后,我收到很多物理学者的来信。很多人正在读硕士学位,他们问的一些问题我自己也不是那么能够回答。</p><p style="text-align: left;">有人问,在现实中你的实验没有成功怎么办?其实我觉得无所谓,我也非常欢迎我的读者去做同样的一些实验。我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开拓更多的领域、更多的想象,拓宽我们的思维。我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够来证明我的观点是错误的,我其实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p><p style="text-align: left;">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我可以和大家演示一下这个双缝实验。其实我在发表书的时候,我在想也许我自己也能做这样的实验。因为我现场缺乏一些设备,比如说没有光子,我没有干扰器,所以并不能够做完整的实验,只能完成第一阶段的实验,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大家演示一下。</p><p style="text-align: left;">我做这个试验的成本,可能只有8美元,这是我自己的一个东西,这是电笔,就是能够发光的笔。我用胶布来制作了这样的一个像桶形的东西。我们可以用不同的东西创造双缝的装置,但是我之前的实验中,我一直不能够让我的笔里面发出的光同时通过这两个缝。我后来自己也想了一些办法,自己做了一些调整。我现在发现只要你把这个光投向墙壁,如果你再远一点,你还是能够看到干扰纹路的,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投影到了一面墙上,这些就是干扰纹路。</p><p style="text-align: left;">首先需要花费一两分钟,将我的投影仪打到我做实验的发光源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看起来那个光无法能够把他播散过去,你可以看到这是光波,这是光笔两边,相当于你在河里面丢了两个石头,两个石头是彼此之间干扰的,这就是双缝的实验。这有五个环,看到没有,有五个环,也可能是这个墙不够平滑。</p><p style="text-align: left;">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大家!</p>
185-1878-9641
shuidijiang@qq.com
范范